作者:薩本仁

出處:《甲午縱橫(第二輯)》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1937年7月,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我大片國土迅速淪陷。至1939年夏,南京國民政府撤往武漢前后,日寇進犯我東南沿海,福建境內的金門、廈門等地可能棄…

關鍵詞: (暫缺)

1937年7月,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我大片國土迅速淪陷。至1939年夏,南京國民政府撤往武漢前后,日寇進犯我東南沿海,福建境內的金門、廈門等地可能棄守,福建省政府遷往永安,紛傳日寇即將攻占福州。這時,福建盛傳日寇很可能脅迫民望很高的海軍耆宿薩鎮冰出來維持局面。薩鎮冰是名聞中外的愛國海軍將領,果真如此的話他也是絕無可能就范的。當然,蔣介石唯恐薩鎮冰落入敵手,遂遣人勸駕并護送其前往陪都重慶。薩鎮冰審時度勢,反復考慮后首肯離閩赴渝,1939年抵達重慶。此后他歷游川、黔、湘、云、桂、陜、甘等省叩查民情,宣傳抗日,直到1946年夏方由滬返榕。

1940年春,薩鎮冰在貴陽稍事逗留后,返回重慶途徑川黔交界的黔北重鎮桐梓。3月10日,薩鎮冰應桐梓海軍學校師生之邀前往茶敘,并發表題為《我在海軍界求知和服務的經過》的演講。薩鎮冰畢生公開發表演講不多,整理成文公開發表的更是絕無僅有。本文試評價這次演講的基本內容、特色和啟示,兼訂正演講記錄稿中的一處訛誤,以饗研究福建船政文化諸同道。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海軍的搖籃”

——桐梓海軍學校

成校于1867年的福建船學堂是近代中國開始新式海軍教育成立時間最早、辦學時間最長、培養造就海軍才俊最多、在中外海軍界影響最大的海軍學校。抗日戰爭爆發后日寇大舉南犯,從南京國民政府、中央機關到重要工廠企業,各大城市的大部分高等院校都被迫紛紛遷往西南大后方各省市。福州馬尾要港頻遭敵機轟炸,海軍學校(1931年更此名)也奉令西遷,1938年秋方輾轉遷至貴州省桐梓縣。桐梓地處黔北,是抗戰時期我國接受外援的重要國際通道滇緬公路的必經要隘。桐梓距重慶僅200余公里,位于群山環抱相對封閉的一片盆地之中,在云層的掩蔽下來襲的敵機很難發現。海軍學校遷到桐梓后租用一位金姓富戶新建的3層樓房作為校舍(實迄未收租金),又增建了圖書館、操場等附屬設施。

桐梓海軍學校辦校8年(1946年停辦后與青島海軍軍官學校合并),共設航海、輪機、造船3個專業,12期(班)學生先后在校學習結業,311名畢業生中不乏后來成為海軍高級將領和社會各界知名人士。薩鎮冰來校時僅有第九、第十期航海科學生約60余人。

桐梓海校校長高佑之少將原任“平海”艦艦長。1937年8月,為防日寇海軍溯長江而上,南京政府命令海軍不惜代價阻塞江陰附近航道,筑起一道水下封鎖線。在大批日機空襲下我海軍堅守月余損失嚴重,江陰大部守軍奉命突圍退守鎮江后要塞失陷。高佑之在江陰封江戰役中英勇作戰身負重傷,傷愈后,于1939年2月受命出任桐梓海校校長。訓育主任鄧兆祥經常向師生追述甲午國恥,激勵師生報效祖國,他親書“雪甲午恥”匾額懸于校圖書館門上。解放戰爭晚期,鄧兆祥率英國贈的國民黨海軍最大的巡洋艦“重慶”號起義回到人民的懷抱。桐梓海校繼承和發揚馬尾船政學堂的辦學傳統,校風嚴謹,紀律嚴明,沒有寒暑假。除聘用外籍海軍中級退役軍官擔任部分校課和訓導管理外,學校非常重視學員游泳的體能和技能訓練,縣城僅有一條水流不大的小河,卻訓練出了許多游泳能手,表現優異者還予以獎勵。凡校課各期考試不及格者一律退學,不論任何原因未經準假點名缺席者開革。桐梓海校執行嚴格的軍事化管理,盡管戰爭時期辦學條件艱難,師生生活條件極為艱苦,但上下一致同心同德,吃苦耐勞團結友愛,與學校附近的民眾關系也十分和諧融洽。總之,海校辦學期間為原本封閉落后的山區小城桐梓帶來了一股愛國抗戰蒸蒸日上的新風①。

抗日戰爭時期,桐梓海校繼承并發揚了福建船政文化傳統,培養了許多海軍優秀人才,桐梓海校無愧于“高原戰艦”的美譽,是中國人民英雄歲月中一個耀眼的亮點。

薩鎮冰在桐梓海校的公開演講

——《我在海軍界求知和服務的經過》

一、演講的基本內容

薩鎮冰首先向學員們介紹了60多年前福州馬尾船政學堂初建時的艱難,學習的課程內容以及隨艦見習的海上生活,他特別強調學習到的知識應用于實際中是他求知過程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作為一位初涉近代科學知識的海軍少年,他懷著強烈的新鮮感、求知欲和民族責任心步入了近代海軍知識的殿堂。尤為可貴的是他“始終抱著懷疑和探索的態度去學習”,“恐日后稍一不慎將理論和知識運用得不當,會致全船的生命于死地”。雖然他年齡太小,艦長和教官不肯把重要的和辛苦的工作交給他做,然而他卻要求自己像一名普通海軍士兵一樣,凡是士兵們應做的他也同樣做到做好,包括冒雨上甲板與士兵共同操作。他深知作為未來的海軍軍官必須這樣做,共甘苦才能得到士兵的信任,作戰時才能做到“上下一致”,同時也增長了自己的技能,實地了解士兵的工作生活環境,這便是他心目中官兵“親愛精誠”的涵義。他認為海上帶艦的人只有以艦為家,以兵為親,“在作戰時才不致吃大虧”。他切身體驗到這很重要,并懇切希望在座的未來海軍軍官將來也能這樣做②。

接著,薩鎮冰談到見習期滿后,他被派赴英國格林尼治皇家海軍學院留學的難得機會。馬尾船政后學堂擇優派赴英國留學的第一、第二屆畢業生只有12名,薩鎮冰是第二屆學生中成績最優秀的。19世紀70年代的英國正是經歷了工業革命后資本主義上升時期,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而且組織嚴密和完備。他非常珍視這次難得的學習機會,在船政學堂時雖專攻駕駛,留英期間他又涉獵了輪機和制造,他深知未來建設祖國海軍使命之重大。此外,當時英國的議會和政黨政治,司法獨

立也是西方國家中最完善的,社會民風也最務實重行。薩鎮冰利用課余時間“細查”這一切令他興奮不已的新鮮事物,他相信“他山之石,足

以攻玉”,莊子所云“吾生焉有涯,學也無涯”是他勤學好問的座右銘。學成歸國后,薩鎮冰任天津水師學堂管輪學堂正教習4年余。1886年起,他開始長達數十年的海上帶艦生涯,即使后來他擔任海軍最高軍職時也沒有離開過大海和軍艦。但是,他的軍旅生涯也并非一帆風順。他坦言“曾被上司記過兩回過”。他歷來性喜冒險,帶領小炮艇在長江航行,不怕水深流急、暗礁險灘。一次是他在未航行過的航線上試航,不知水深和水流方向是很危險的,更不知是否有暗礁,結果僅不足半小時雖未觸礁卻被擱淺。另一次是他想驗證航海學中學過的必要時可以停機,只用帆、篷、硬舵來駕駛,結果又遭擱淺。兩次記過還算事小,他認為“更不幸的是因此使我沒有機會參加甲午戰爭”(甲午戰爭時中日海軍在黃海和威海進行過兩次海戰,他未參加的是黃海海戰),為此他感到“無限的遺憾和慚愧”③。

薩鎮冰談到甲午戰敗的原因時沉痛地指出:“因為清廷官吏的腐化,在事先既沒有充分地準備,事后倉惶應戰;況且我們的軍艦所具備的作戰要素都不如人……結果是一敗涂地。”事隔近半個世紀,他仍難忘的是“海軍將士死事之慘,赴難之勇,真是使人興奮”。更令人痛心的是甲午之后從政府到人民對海軍的態度發生了“激變”,由自傲變為自卑,“此后中國海軍的命運亦因此而決定”。總之,“人心一死,事事都沒有辦法”。他痛心疾首地指出:“這是本軍的恥辱!只有我們未死的人,你們未來的將官才能洗雪。”④1905年和1919年,薩鎮冰兩度總理重振海軍事務所擬定的建設海軍的計劃不僅被清政府和后來的北洋政府否決,而且為各帝國主義尤其是日本帝國主義所掣肘,或質問或威脅不一而足,確是當時的海軍青年難以想象的。盡管如此,薩鎮冰決不甘心中國海軍就此沉淪。“‘建’既不能,我只有向‘整’的路上發展了。于是改良軍制、培育人才,先求內部組織之健全;再以漸進方式辟軍港、建要塞、筑炮臺、購機器,以完成建軍計劃之使命。”⑤從清末到民初,薩鎮冰在極為困難的條件下,正是為重“整”海軍,以期恢復還難以達到甲午戰爭前水平的中國海軍而心勞力絀、全力以赴。

二、演講的特色與啟示

薩鎮冰的演講是操濃重鄉音的福州官話,聲音洪亮,口齒清楚。

薩鎮冰一生發表公開演講極少,或者說這是唯一的一次。他為什么要應邀在此時此地向海軍學員發表這篇概括他的大半生人生軌跡和感悟的演講呢?

薩鎮冰在海軍界求知和服務的時代正是清王朝腐敗落后走向衰亡,帝國主義列強環伺爭相攘奪瓜分,中國向半封建半殖民地沉淪的時代,尤其在甲午戰爭后日本帝國主義是最危險最兇惡的侵略者。國家存亡、民族危機,呼喚人們特別是有志的愛國青年去求索、拼搏和抗爭,薩鎮冰便是其中的一員。薩鎮冰宏富多彩的人生經歷折射出那個時代先進的中國人滿懷希望和不懈奮斗的歷程。

薩鎮冰來到桐梓海校時,中國人民抗日戰爭處于相持階段,全世界人民偉大的反法西斯戰爭也已全面展開,德日意法西斯橫行于歐亞大陸,反法西斯國家相繼奮起抵抗,保衛國家的生存和獨立。這時我國最主要的敵人是日本帝國主義,所以他的演講用了相當的篇幅從地緣政治、政府腐化和軍事準備不足等方面追述甲午戰敗的原因,其中他特別強調了“人心”向背的作用。不言而喻,這一切也都是當時重慶政府所面臨的必須解決好的問題。因此,演講具有鮮明的時代特點。

青年人是國家的希望,國家在危難時期尤賴于青年人的支撐,從馬尾船政學堂到桐梓海校培養出一批批海軍的棟梁之才。薩鎮冰是比海校學員年長60歲的前輩,他現身說法、生動具體地娓娓道出了海軍青年們必然要面對的人生抉擇,比如立志、勤學、重行、勇敢、創新、堅韌和追求等等。演講辭意懇切,其言諄諄,他殷切期望海軍青年們“善自為之,遇挫折勿自暴自棄,應立下決心……始終勿懈,任勞任怨,則建軍必成”⑥。由此可見,演講具有非常明確的針對性。

薩鎮冰的演講留給了人們深刻的啟示。

第一,任何為國家和人民建功立業的人都是立志高遠,腳踏實地,堅韌不拔,甘為人梯。薩鎮冰一生始終以自己是人民的一分子自警和自勵。作為一位海軍軍官,他始終堅持與士兵們“親愛精誠”。舉凡中外歷史上的一代名將莫不具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和風格,即像士兵一樣的將軍。

第二,任何一位受人景仰和緬懷的人都因為他首先是一位真正的愛國者,一位真正將個人的命運與國家和人民的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的人。薩鎮冰的大半生是在抵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中度過的。這時,他以耄耋之年懷著愛國抗戰的情愫,懷著中國人民抗戰必勝的信念,對海軍后起必然能夠肩負起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建設祖國的新海軍的重任寄予無限的期望。

第三,取得了功業的人,尤其是官高位顯的人往往會在他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業績和官階,而薩鎮冰則不然。他坦言“曾被上司記過兩回過”,以此他將教訓變為動力,不計得失,勇于探索、不怕犧牲、百折不撓是他一生率艦治軍的獨特風格,而這種思想風格在彌漫著頹靡風氣的晚清海軍中是彌足珍貴的。

三、訂正演講記錄稿中的一處訛誤

薩鎮冰在演講中提到“我曾親身參加過中法戰爭,戰場在馬江。……”⑦無疑這里指他參加過發生于1884年8月23日的中法馬江戰役,經查證,歷史事實是相反的。

其一,中法馬江戰役發生時薩鎮冰在天津水師學堂任教習,按當時學堂校歷均無暑假,他作為教習不可能請假南下歸榕。而且,也不可能適逢他請假歸里(薩鎮冰的父母于1885年4月和8月先后病故,那是馬江戰役發生后一年的事情了),偶然登臨福建水師駐泊馬江的艦艇而恰逢戰事的。當時,三洋(北洋、南洋、福建)各歸統屬和節制,即使福建水師中有眾多他的同窗好友,按軍規也決不允許非本軍人員隨意登艦。退而言之,戰事突起時如果薩鎮冰在馬江,他必定會在某艦任某職,一般來說任兵艦大副或炮艦管駕是正常的。然而,福建水師在港區參戰的各艦軍官名錄中卻找不到“薩鎮冰”的名字。馬江戰役中,凡在現場的各艦官兵或冒死奮戰,或畏敵怯戰,甚或如旗艦“揚威”的管駕張成棄艦而逃。也就是說,是“英名”還是“罵名”,總不免要留在人間后世的。但是,中外有關馬江戰役的歷史文獻中卻找不到任何有關薩鎮冰的記載。

其二,從當時會辦江南防務的陳寶琛的兩件奏折看,是薩鎮冰沒有可能參加馬江戰役的有力旁證。陳寶琛在《請募勇參用西洋教練折》(光緒十年七月十六日)中奏請加強南洋水師,“如蒙俞允,則人才餉需軍械缺一不可。募兵不難,難于選將;知己知彼,軍謀始成。查有同文館學生蔭昌,天津水師學堂教習嚴宗光,薩鎮冰,皆秉資明毅,洞曉泰西戰法,速遣各該員來寧,交臣差委”⑧。光緒帝未下批諭。陳寶琛在《報巡閱情形折》(同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再奏“臣欲調嚴宗光、薩鎮冰來南,亦以北洋教練得法,遠勝南洋,故欲令兼整頓水師耳”⑨。陳寶琛兩度呈奏的時間分別是在馬江戰役后13天和50天。如果薩鎮冰加了馬江戰役,則陳寶琛必然會在奏折中提到其表現作為保舉的根據,甚或也許已沒有必要保舉薩鎮冰參與整頓加強南洋水師的必要了。

其三,始終擔任海軍《整建月刊》⑩主編的蔡鴻干與薩鎮冰是忘年之交。據他回憶,“在我與舊海軍人員接觸中,從未聞有人談及薩老曾參加甲申戰役。因此,此事對我來說亦是聞所未聞”(11)。演講是由“金戈”記錄的,“金戈”本名錢燧,當時是一位20歲的海校學員。錢燧在文后的筆記者志中寫道:“……因上將(指薩鎮冰)于三月二十四日離開本校,原文未經他修改補充,其中不免有遺漏或未能達意之處,要請讀者原諒!”(12)半個世紀后,錢燧尚能回憶起“曾寫一篇手稿,署名‘金戈’投寄海軍《整建月刊》,但對當時寫此稿時的背景資料及具體內容,已毫無印象”(13)。這就是說,即使當年那次演講的筆記者也沒有完全排除誤聽誤記的可能。

其四,1948年3月30日(農歷二月二十六日),為祝薩鎮冰九秩華誕,族侄兆桐及兆寅合撰的《薩鼎銘先生年表》(14)是可信的,其中沒有薩鎮冰參加過馬江戰役的記載。近年來出版的一些歷史人物傳記中的《薩鎮冰》亦未見此記載。

由此可見,薩鎮冰沒有也不可能參加甲申馬江戰役,演講記錄稿上的有關文字是誤聽誤記誤載。

此外,薩鎮冰生于1859年(咸豐九年,誤為六年),1869(同治八年,誤為六年)考入福州馬尾船政后學堂(15),究竟是主講人的口誤還是筆記者的筆誤則無從查考。

①參閱張作興主編:《船政文化研究》,中國社會出版社2003年版,第178—179頁。

②《整建月刊》第一卷,第二期,第5頁。

③同②,第6頁。

④同②,第7頁。

⑤同②,第7頁。

⑥同②,第7頁。

⑦同②,第6頁。

⑧《陳文忠公奏議》卷下,第50頁。

⑨同⑧,第54頁。

⑩海軍《整建月刊》是抗日戰爭時期出版發行的宣傳海軍抗戰的刊物,于民國二十九年四月十五日創刊,民國三十一年九月十五日停刊。共三卷,每卷十期,每月一期,共出版三十期。刊載薩鎮冰演講的第一卷第二期于民國二十九年五月十五日出刊。

(11)《蔡鴻干致薩本珪函》,1990年7月25日。

(12)同②,第7頁。

(13)《錢燧(金戈)致薩本珪函》,1990年8月29日。

(14)《中華民國海軍史料》,海洋出版社1987年版,第994—999頁。

(15)同②,第5頁。

(作者:汕頭大學教授)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 No Related Post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曾道免费资料大正版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