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吉辰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4年7月5日

摘要:藤文庫的藏書,來自福島縣郡山市實業家佐藤傳吉(1887-1967)數十年間的不懈收集。其人酷愛藏書,尤其關注軍事史方面的資料,據說曾經因為從書店運書而壓壞過…

關鍵詞: (暫缺)

2012年9月下旬,筆者在日本福島市度過了四天充滿期待與收獲的日子。此行的目標,是福島縣立圖書館所藏甲午戰爭相關資料。茲就所得撮要撰文介紹,以便國內研究者利用。

前往福島訪書,緣于筆者曾拜讀過日本甲午研究老前輩中塚明教授的《還歷史的本來面目——日清戰爭是怎樣發生的》①一書。該書上部開篇第一節便以“為什么去查閱‘佐藤文庫’”為題,接著以該館所藏《日清戰史》草案為核心史料,論述了1894年7月23日日軍進攻朝鮮王宮的全過程及日本官方對事件真相的抹殺,其核心史料是福島縣立圖書館佐藤文庫所藏《日清戰史》草案。中塚先生在書中說明,他前往該館查閱資料,則是由于同道大谷正教授告知,佐藤文庫中藏有大量甲午戰爭資料。在此,筆者謹向兩位前輩的引路之德表示謝意。由于佐藤文庫的資料不能在網上檢索,筆者只有身赴福島才能查閱目錄,如此倒是多了幾分驚喜:實在沒想到資料有這么多!

佐藤文庫的藏書,來自福島縣郡山市實業家佐藤傳吉(1887-1967)數十年間的不懈收集。其人酷愛藏書,尤其關注軍事史方面的資料,據說曾經因為從書店運書而壓壞過兩輛私家車。他逝世之后,其遺族于1968年將藏書13378冊贈給了福島縣立圖書館。其藏書被分為“戰爭關系資料”與“一般資料”兩種,后者現已返還給其遺族。

“戰爭關系資料”包含范圍甚廣,上至古代,下至朝鮮戰爭,其中關于甲午、日俄兩場戰爭的資料尤多,僅甲午部分的目錄便多達10頁。以筆者所見,其內容基本涵蓋了二戰前出版的重要甲午史料,且多有稀見者甚至孤本,現介紹以下幾種②:

一、《日清戰史》草案

這套史料堪稱佐藤文庫的鎮庫之寶。該草案是日軍參謀本部編纂《明治二十七八年日清戰史》(1904-1907年出版)過程中形成的草稿,皆蓋有“參謀本部文庫”的印章。這原本應是軍方密藏不宣的資料(封面書有“新戰史委員之外禁止披讀”字樣),如何外流到了佐藤手中,實在是個未解之謎。從封面的標簽看,這套草案一共應有168冊,但文庫僅藏有一小部分,余者不知流落何處,令人頗感悵然。

《草案》現存各冊分“第一草案”(16冊,內容為第4、6-7、14-15、17、20-22、62、68、70、97-98、121章與99章其二)、“第二草案”(8冊,內容為第72-73、75、83、95、113甲、116、122章)、“第三草案”(15冊,內容為第2-3、6-7、11、13、18-19、22、24、30、36、48、54、60章)三種,基本以一章為一冊。另外,在目錄上與《草案》分開,標為“明治二十七八年日清戰史第1冊附錄,第2、3冊”的三冊也屬于這一體系,其中第2、3冊標明是“決定草案”,第1冊附錄似也屬于這個版本。因此可以說,這42冊分屬四種版本。

為保護原始資料,圖書館于1999年將《草案》進行了電子化,目前只開放光盤瀏覽。不過機緣巧合,筆者第一次調閱部分《草案》時,由于館員的疏忽,誤將實物拿了出來,令筆者有幸一睹其原貌,這實在是難得的機會。畢竟,有些信息是無法從電子版中讀出的。

以上諸冊開本規格相同,厚薄不一,少數冊為鉛印,多數以紫色水筆手寫。在內文中,皆有數量不等的墨筆、朱筆修改,簽注之處亦不少,還有些大段內容被打叉刪除,體現了它作為草案的原始性。其保存狀況堪稱良好,唯有些紫色水筆的字跡已變得很淡,部分簽條也殘缺不全。

比起公開出版的《日清戰史》,《草案》有諸多無可企及的優點。其一,其內容最為原汁原味,展示了許多后來被刪除的內容,中塚先生所揭示的對朝鮮王宮的進攻便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其二,可以通過比對各個版本的異同,研究日方的戰史編纂思想。其三,每冊之后都附有參考書目,這一頗具現代學術規范的做法方便了研究者追查其資料來源。其資料大多是各部隊的陣中日志、戰斗詳報之類,亦有中方編纂出版的《東方兵事紀略》、《中東戰紀本末》,甚至還有實地調查的結果,由此可見日方戰史編纂用功之勤。

這套史料目前尚未得到較充分的利用。中塚先生盡管應該通讀了全部內容,但在前述著作中僅利用了“決定草案”第2冊的一部分篇章③。此外,中塚先生另有專文論及《草案》,但主要為介紹史料與闡發意義,并非著眼對具體內容的挖掘④。除了中塚先生,筆者所知的只有大谷先生曾在一篇論文中略有提及《草案》⑤。因此,其史料價值仍然有待開發。

二、《清日戰爭實記》

戰爭期間,日本出版的畫報《日清戰爭實記》是一種相當著名的甲午研究史料,而與之題名稍異的《清日戰爭實記》則少有人知。國內甲午研究論著,如戚其章先生所著《甲午戰爭史》對該書頗有引用,但目前尚無比較充分的史料介紹,故在此作一補充。

《實記》是日方編纂的一部頗為奇特的甲午戰爭史。該書純以漢文寫成,雖然史料多來自日方,但行文語氣客觀,對交戰雙方稱“清軍”、“日軍”,稱“清日戰爭”而非“日清戰爭”更是罕見。文中甚至對清軍不乏褒美,如在黃海海戰一節中記敘了不少北洋海軍官兵奮勇作戰的事跡。

遺憾的是,書中對編纂由來未作任何說明。篇首有法學士春日肅于1898年10月所作之“敘”,然僅是慨嘆清朝國勢日衰,警惕俄國威脅,提倡中日修好,“從此鴨江釋嫌,馬關永好,念和唇齒,重寄腹心,東亞聯黃種之盟,中原杜白人之噬”。如果以此敘的時間推測成書日期的話,此書寫成之時正值甲午戰后中日關系的“蜜月”:在清朝朝野,“以日為師”的思潮方興未艾,官派留學生群趨東洋,戊戌變法中甚至出現了請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指導變法的言論。結合敘文與背景來看,似可窺出本書作者的用意所在。

本書正文之首寫明“橋本海關譯”。而文庫目錄標明“春日肅著,橋本海關譯”,似不準確。春日應該只是敘文的作者,本書當為橋本海關編譯而成。筆者尚未查明二人詳細生平,可知的是橋本曾經將多種日文書籍譯成中文。另外,該書出版之前的1898年6月,部分旅日維新派人物在神戶出版中文報紙《東亞報》,春日、橋本皆為該報撰稿人⑥。不知此事對該書的編撰有無影響。

全書共15卷,裝訂成10冊,裝幀為漢籍形式。其各卷標題依次為總論、清日戰爭原因及地理、清日戰爭原釁、平壤之役、鴨綠江之役、清國東北疆第一軍之戰、黃海之役、金州之役、旅順之役、海城及蓋平之役、蓋平之役下、威海衛陸戰上、威海衛海戰下、太平山牛莊營口及田莊臺之役、外交政策、兩國戰之國際法。極為可惜的是,佐藤文庫藏本第2、3冊有部分頁數缺損。

從語言、行文和裝幀來看,《實記》似為在華出版,尚有待考證。其書似乎在日本流傳不廣,除佐藤文庫外,筆者目前僅查明京都大學藏有一套。另外,國內亦有數處收藏。

三、《清國北洋海軍實況一斑》

此書是日本海軍參謀部(軍令部的前身)1890年7月編纂出版的北洋海軍情報手冊,此前已知僅有哈佛大學圖書館藏有一本,海軍史研究者馬幼垣先生、陳悅先生曾加以引用,然尚未做史料解題工作。

全書分艦船、人員、職制、軍紀訓練、教育、慣習、支給、信號、服裝、旗章十章,尤其珍貴的是附有31頁彩色插圖,描繪了北洋海軍的服裝、符號、旗幟。其中有不少內容已經超越了《北洋海軍章程》與《北洋水師號衣圖說》所載的范圍,史料價值十分重大。

佐藤文庫藏本扉頁蓋有“秘戌一一?第七六號”和“金剛艦長”的印章。由此推測,此書可能發放到了日本海軍每名艦長(至少是主力艦長)的手里。僅憑此書,他們對日后對手的了解就已經相當深入。日本軍方情報工作之細致周到,委實可畏可敬。

書中對編纂情況說明不多,其中的“凡例”關于此點僅稱“本書所載人員職制支給三項,系由先前頒布之支那北洋海軍諸條例抄出”,可知這部分內容應來自1888年頒布的《北洋海軍章程》。幸運的是,筆者從日本海軍將領安原金次的自傳中發現了相關記載。安原1878年畢業于海軍兵學寮第五期,主要履歷為從事情報工作,1886年-1887年、1888-1889年曾分別在福州、煙臺打探軍情,拜訪過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最終官至橫須賀海兵團長、海軍少將⑦。安原在其《自傳草稿》中寫道:“同月(筆者按:1890年4月),余受命編纂清國海軍之實況……五月,前記之編纂完成,即呈與有地參謀部長(筆者按:日本海軍參謀部長有地品之允),隨即決定印刷出版,配給我海軍之要部,命其名為清國北洋海軍一班<斑>。”⑧由此可知,《一斑》出自熟悉中國情況的安原之手。

書中凡例第四條稱:“清國海軍如今逐日改進,竊以為日后視察其實況之將校宜調查其改良進步之情勢,比較新舊,將變更之事項報告本部,以供本書補缺刪訂之材料。”不過,此書出版四年后,甲午戰爭便告爆發,北洋海軍在此一役中全軍覆沒,不復為日本海軍之假想敵,筆者也未發現此書有過修訂本。

四、《威海衛押收書類抄譯》

此書是日軍占領威海衛后繳獲的清軍往來電報日譯本,鉛印,115頁,封面蓋有“秘”字印章,原本應藏于軍方文庫。其中所收電報日期上起1894年7月16日,下至翌年1月26日,收發電雙方以威海衛陸路守將綏鞏軍統領戴宗騫與北洋大臣李鴻章為最多,此外還有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護軍統領張文宣、威海營務處牛昶昞、嵩武軍統領孫金彪、銘軍統領劉盛休、山東巡撫李秉衡、湖南巡撫吳大澂、天津海關道盛宣懷、登萊青道劉含芳、旅順水陸營務處龔照玙、輪船招商局會辦沈能虎、天津軍械局總辦張士珩等人,內容相當龐雜,多有已刊文獻未收者。如能回譯成中文,對甲午戰爭軍事史研究當不無裨益。

五、《明治二十七八年戰役統計附圖》

甲午戰后,陸軍省曾經編纂了一部名為《明治二十七八年戰役統計》的資料集,1902年內部出版,是研究甲午戰爭軍事史的重要史料,多為日本學者利用。該書在2005年被影印出版,題名《日清戰爭統計集》。由于筆者已經看過此書,險些錯過了這本《附圖》。其實,《統計集》并未收入《附圖》的內容。該書沒有標明出版項,也無前言后記之屬。從書名看來,應該是編纂《明治二十七八年戰役統計》時的副產品。

該書由48幅彩圖構成,可分為地圖、表格兩種,印刷質量非常精美。地圖標明了歷次戰役期間日軍各部隊的行軍路線,以及兵站、電信、郵路與測量區域。表格則直觀顯示了日軍參戰的七個師團在戰爭中的行動情況。對軍事史研究者來說,這無疑是極其寶貴的史料。如能將其影印出版以補《日清戰爭統計集》之遺,功德可謂不小。

六、各種戰爭攝影集

甲午戰爭期間,有不少日本攝影師跟隨日軍行動,拍攝了大量戰地照片。這些照片多有結集出版,形成了版本眾多的“日清戰爭寫真集”、“日清戰爭寫真帖”之類,為國人熟知的有小川一真、龜井茲明所攝。但除此兩家之外,國內目前利用的其他照片尚不為多。

佐藤文庫共藏有17種與甲午戰爭相關的攝影集,有的是正式出版的相冊(也有函套內裝散頁的形式),有的則是收藏者自制而成。由于當時的照片雕版印刷技術尚未得到普遍應用,這些攝影集大多直接粘貼照片。筆者在此介紹內容較為稀見的幾種。

  1. 《日清戰爭實況寫真》(1、2號),各貼有60張照片。其裝幀別具一格,采用經折裝,而開本與照片尺寸較小(13×17cm)。其中第1號內容多攝于戰爭初期的朝鮮,包括豐島、船橋里、平壤諸役戰場,第2號則攝于遼東戰場的復州、蓋平、海城、鞍山站、牛莊、田莊臺、缸瓦寨等地。其中第1號無版權頁,第2號則標明發行者為“大日本寫真品評會”,版權所有者為該會名古屋支會副會長宮下欽,1895年8月6日版權登錄。此書發行量應當不大,筆者尚未查出另有哪家圖書館收藏,也不知第2號之后是否尚有后續。
  2. 《日清媾和紀念寫真》,下之關媾和談判場保存會編,長尾實攝,1895年12月28日出版。其中貼有13張照片,除李鴻章、伊藤博文肖像照各一張外,皆為馬關議和會場春帆樓與李鴻章寓所引接寺內外景觀。除佐藤文庫藏本外,筆者此前曾在東京東洋文庫、馬關日清講和紀念館各見過一冊,此外尚不知有何處收藏⑨。
  3. 《東京市祝捷大會》,土田政次郎編,1895年5月3日出版,非賣品。其中收有12張雕版印刷的照片,表現了1894年12月9日在東京上野公園舉行的“祝捷大會”場景,而文字記錄尤為詳細。
  4. 《東京市祝捷大會》,東京江木商店制版,出版日期不詳。其照片亦為雕版,與前書內容相同,書中另有《東京祝捷大會紀要》一篇。
  5. 5.?《臺灣征討寫真帖》,貼有50張照片,出版項不詳,其內容主要圍繞戰爭晚期南犯臺澎的混成支隊,多數攝于澎湖,其余攝于臺北、基隆、淡水,包括一張八名清軍被俘軍官的合影。
  6. 6.?《臺灣征討寫真帖》,貼有47張照片,裝幀粗糙,似為自制。其內容主要攝于淪陷后的臺澎,部分照片與前述《臺灣征討寫真帖》相同。
  7. 《征臺軍凱旋紀念帖》,從軍攝影師遠藤誠編,裳華堂1896年5月14日出版。其中照片為雕版印刷,內容大多為日軍將校與臺灣風土。書中附有《征臺記》與一張百萬分之一“新領地臺灣新地圖”。
  8. 《日清、日露戰爭寫真帖》,收藏者自制。其書名為館員編定,實際上除甲午戰爭外,并無日俄(日露)戰爭內容,只有一些西洋人物肖像之屬。其中的甲午照片包括黃海海戰場景、威海衛受降、日本紅十字會醫院中的清軍戰俘等,相當珍貴。

在福島的四天,每日埋頭于豐富的資料之中,對于傾心甲午研究的筆者來說是至為愉悅的。這種源自資料本身的愉悅,更因閱讀條件的便利與閱讀氛圍的舒適而加倍放大了。

來日一年,對日本圖書館的開放性與服務性多少已有了解。而在申請查閱佐藤文庫資料時,得知無須辦理圖書證,多少還是吃了一驚。筆者調閱的資料,按照國內標準絕大多數都得算“善本”,而拍攝一文不收,復印也僅與普通資料費用相同,放在國內更可謂天方夜譚。由于時間緊迫,筆者查閱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以拍照。當時曾和朋友開玩笑說,如果按照母校圖書館古籍室的收費標準,拍這么多資料就要破產了。

身赴福島,正值中日關系極度敏感之時。那些天國內傳來的一些消息,實在足令“神州士夫羞欲死”。而四天來接觸的不同館員,無一例外地提供了熱情的服務。譬如,《日清戰史》草案的光盤版中文件排列混亂,有位館員主動為筆者抄了兩張目錄。對他們而言,這或許只是職業道德所要求的份內之事。在筆者心頭,卻有了一份別樣的感動。

 

注:

①?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該書將中塚先生的兩部著作合并譯出:《糾正偽造的歷史:從戰史中被抹去的日軍的“朝鮮王宮占領”》(高文研1997年版)、《蹇蹇錄的世界》(みすず書房1992年版,2006年再版)。

②?佐藤文庫藏《征清草案》亦是對甲午研究極有助益的史料,但已有學者將其譯出(呂永和譯:《日本預謀發動甲午戰爭的一組史料》,《抗日戰爭研究》1997年第2期),茲不贅。

③?中塚先生還曾將該冊第11章(成歡會戰前日軍混成旅團的情況)全文整理發表在《みすず》雜志第399號上。

④?中塚明:《日清戦爭から百年、敗戦から五十年――新たに見つかった參謀本部『日清戦史』草案から考える》,《前衛》1994年9月號;《『日清戦史』と參謀本部草案》,東アジア近代史學會編:《日清戦爭と東アジア世界の変容》,東京:ゆまに書房,1997年。

⑤?大谷正著,郭富純、劉俊勇譯:《旅順屠殺事件再考》注5,載郭富純主編:《永矢不忘——旅順大屠殺慘案》,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

⑥?參見方漢奇主編:《中國新聞事業編年史》上冊,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35頁。

⑦?參見樋口雄彥:《安原金次とその時代》,樋口雄彥編·解說:《海軍諜報員になった舊幕臣:海軍少將安原金次自伝》,東京:芙蓉書房,2011年。

⑧?樋口雄彥編·解說:《海軍諜報員になった舊幕臣:海軍少將安原金次自伝》,第147頁。

⑨?對該相冊的解讀,參見拙作:《影像中的馬關議和》,《老照片》第85輯,2012年。

(作者:北京大學歷史學系碩士研究生)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avatar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曾道免费资料大正版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