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董進一 郭陽

出處:甲午網欄目:(暫缺)發表日期:2012年2月22日

摘要:北洋海軍的建立,需要大量熟練的海軍技術人才。清政府又聘請了一些洋員擔任北洋艦隊的總教習和炮術、駕駛等各科教習,實施國際技術轉移。用現在的話說,就是…

關鍵詞: (暫缺)

北洋海軍的建立,需要大量熟練的海軍技術人才。為了滿足這種需要,一是“借才”于福州船政學堂,二是興辦學堂自己培養,三是派人出國留學深造。這些國內外培養的學生,雖然掌握了一定的海軍知識和技術,但缺乏實戰經驗。為了加強訓練以增強作戰能力,清政府又聘請了一些洋員擔任北洋艦隊的總教習和炮術、駕駛等各科教習,實施國際技術轉移。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引進人才、引進技術,這對北洋海軍建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瑯威理的肖像照

瑯威理的肖像照

一、洋員的聘用

據不完全統計,甲午戰爭前,經北洋大臣聘用的洋員就有157人。其中擔任北洋艦隊總教習的有六任:第一任是英國人葛雷森。1880年,李鴻章在籌備練習艦時,欲覓熟悉軍艦規則的外國教習,赫德向他保薦了葛雷森。葛雷森10年前即入中國海關,曾任“飛虎”號的管駕,又做過粵海關副稅務司。1879年回國度假,旋隨四“鎮”回華,李鴻章命他兼管炮艇出洋操巡。5月12日,四“鎮”及“操江”輪在大連灣駛往海洋島途中,鄧世昌駕駛的“鎮南”號誤觸暗礁,后經葛雷森指揮脫險。李鴻章便命他協助督練炮船的丁汝昌,擔任總教習。次年又派他前往英國接帶“超勇”、“揚威”回華。由于他幾次指出在英國訂購軍艦的缺陷,赫德和金登干都對他產生不滿,于是他們改為推薦瑯威理。第二任是英國人瑯威理,擔任北洋水師總查。他1883年3月開始到任,1884年8月,因中法戰爭而回避去職。李鴻章又根據清駐德公使李鳳苞的推薦,聘請了德國人式百齡,同年10月到職。式百齡到任后,李鴻章發現他既“不盡有真實本領”,又“夜郎自大”。故他未獲得總教習名號。中法戰爭后,清政府決定大治水師,李鴻章自然又想到了瑯威理,于1885年9月向英國外交部表示了邀請的意向。1886年3月,瑯威理再次來到天津,李鴻章授以水師副統領的名義,瑯威理又回到北洋艦隊,1890年初,因“升旗事件”而辭職。1894年8月,李鴻章又聘任德國人漢納根為第五任總教習。漢納根是一個普魯士將軍的兒子,德國陸軍退役少尉。同年11月,漢納根提出要求以提督銜任海軍副提督,賞穿黃馬褂,掌握指揮實權,未允,便不到船任職。1894年11月,李鴻章又聘任英國人馬格祿為第六任總教習。馬格祿出身于所謂的名門望族,是一個英國拖船的船長。甲午戰爭爆發后,李鴻章聘用漢納根、馬格祿這兩個外行擔任北洋海軍的總教習,顯然不單從技術上去考慮,而是有一定的政治目的,想討好英、德兩國,在政治上取得同情。

聘用洋員,首先簽訂合同,以合同加以管理與操縱,其中對職務、職權、年限、賞罰、進退、工薪、路費等都有明文規定。同時,還要加蓋聘任機構和大臣的關防,詳列推薦和保證人的姓名,并由受聘者簽名。合同期長短不一,長者3年或5年,短者只有數月。服務期限一般為3年,期滿之后,或者續聘,或者令其回國。清政府對洋員實行高薪政策,為本國同級人員的數倍,甚至十數倍。例如“定遠”、“鎮遠”、“濟遠”3艦人員856人,薪糧銀共15311兩,平均每人18兩;洋員43人,薪金共6008兩,平均每人約140兩,洋員是中國人員的8倍。總教習瑯威理月薪高達775兩。甚至艦上一名洋炮手的月薪也有高達300兩的,為中國炮手的18倍。

清政府和洋員之間是一種雇用關系,清政府是雇主,自然操有自主權。清政府規定的原則是:“一切調度機宜,事權悉由中國主持。”對個別洋人,朝廷也授過官職,但不過是虛銜,并非實缺。北洋艦隊從未違背這條原則。所雇用的洋員都帶有臨時性質,而且數目也在不斷地減少。例如,1885年,“定遠”、“鎮遠”、“濟遠”3艦從德國駕駛回國時,共雇用洋員455人,到中國后只留下43人。1887年,“致遠”、“靖遠”、“經遠”、“來遠”4艦從英、德駕駛回國時雇用洋員32人,到中國后只留下13人。北洋海軍成軍時,主要戰艦上還有50多名洋員,到1894年便逐漸減少到8名了。這是因為“船上船工、炮手,初用洋人指南,習久則中國人亦可自駛”,洋員自然要逐步被辭退。 

二、洋員的表現

聘用的洋員種類很多,有的是高級顧問,擔任總教習,協助海軍最高負責人進行訓練、作戰以及艦隊日常管理,是洋員中地位最高者,其職位稱呼無明文規定。有的是一般教員,擔任管輪教習、魚雷教習、炮術教習、督操教習等。有的擔任管駕、管輪、翻譯、醫生、工程師等。有的則是洋工洋匠。多數洋員是抱著賺錢和冒險的目的而投身北洋海軍的。他們中間,多數人能夠克盡職守,奮勇效力,按西法訓練北洋海軍,對北洋海軍駕駛技術、戰斗力的提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黃海海戰中,主力艦上的不少洋員和中國愛國將士并肩戰斗,表現得也很勇敢。如“致遠”管理機務英人余錫爾,重傷后繼續戰斗,與船同殉。“定遠”管理炮務英人尼格路士,見船首管理炮火的洋員受傷,便急忙趕至船首,代司其事,不久艙面起火,又舍生救火,最后中彈身亡。黃海海戰,洋員在船者8人,陣亡2人,受傷4人,他們的鮮血是和中國愛國將士的鮮血灑在一起的。

洋員中多數業務熟練,但也有濫竽充數和平庸之輩,一經發現即予辭退。如德國工程師善威,1885年底來華,擔任旅順船塢工程局的幫辦,協助總辦袁保齡(袁世凱的叔父)修建船塢。善威并無修建大船塢的經驗,只是亂出主意,于是袁保齡又將旅順船塢工程交由外商在天津投標,結果工程從德人之手轉與法國的辛迪加承包。

有的洋員態度傲慢,不受華官的管束,甚至與華官發生沖突。如德國少校軍官黎德熙,于1887年來華,充任北洋武備學堂的總教習。他態度傲慢,且不按時到堂授課,與學堂總辦楊宗濂不和。1889年4月,他突然自行致函北洋大臣,表示將依照合同于期前4個月聲明自行辭退。李鴻章當即依約照準,不受其要挾。后來德國署理公使克林德出面交涉,李鴻章仍堅持依約行事。直到后來,為了外交上的考慮,再加上黎氏的態度有所轉變,才把黎德熙留下來,直到甲午戰爭前夕離職回國。

洋員中有的還有政治野心。如“定遠”副管帶英人泰萊,野心勃勃。他曾和漢納根合謀向清政府建議,購買智利快船6艘,加上德國和英國制造的各1艘,組成一支新艦隊,由泰萊任這支艦隊的總指揮,企圖在中國的海域內建立一支由外國控制的海軍。但泰萊的夢想終因劉步蟾等愛國將領的堅決反對而破滅。

 

三、“各著成效”的瑯威理及其最終辭職的深層原因

英人瑯威理先后兩次應聘來華,他表現突出,影響很大,對北洋海軍的發展和正規化作出過貢獻。

1882年10月11日,李鴻章任命瑯威理為水師總查,授副提督銜,作為水師統領丁汝昌的助手。中法戰爭爆發后,英國政府局外中立,規定英人不得報效交戰國,瑯威理于1884年11月被迫離職回國。他首次來華任職,為時兩年。

中法戰爭后,1886年3月,瑯威理又應邀再次來華,李鴻章授以水師副統領的名義。5月,醇親王奕譞奉慈禧懿旨巡視北洋海防,對水師感到滿意,報上批準嘉獎水師洋員,以瑯威理“教演水師尤為出力”,除賞給二等第三寶星外,并加賞提督銜。從此,北洋水師有“丁瑯兩提督”之稱。后因“升旗事件”,瑯威理于1890年6月辭職。他第二次來華歷時四年零兩個月。

瑯威理,1843年1月19日出生于英國。1857年就讀于皇家海軍學校,1859年3月畢業,旋即分發于海軍實習。歷任海軍準尉、代海軍少校、海軍少校、中校副艦長等職。1864年6月,晉升為上校艦長。1898年,列入海軍退役準將,次年改為副將。他經歷了長期艦隊生活,,鍛煉成一位具有多方面專業知識的優秀海軍軍官。首次來華任職前已是英國海軍中校,二次來華前晉為上校,他是一位難得的異國海軍人才。他不僅具有豐富的海軍作業經驗和很高的訓練指揮能力,而且在工作中表現出高度的敬業精神和責任感。他負責北洋海軍的組織、操演、教育和訓練。他治軍嚴格,一絲不茍,還必言傳身帶,以身作則。船上員弁、水手沒有不敬畏聽命的。由于丁汝昌不熟悉海軍事務,艦隊訓練多由瑯威理主持。他日夜操演,士卒想離船很難。在他的作風影響下,無人敢出差錯。所以,水師中流傳著“不怕丁軍門,就怕瑯副將”的說法。李鴻章對他的工作非常滿意,在電奏中贊其“教練、司事,各著成效”。丁汝昌對他也作出了極高的評價。在其任內,北洋海軍的訓練水平達到了巔峰。

1890年2月,丁汝昌率艦隊開赴南洋度冬,船泊香港。24日,丁汝昌率“致遠”、“濟遠”、“經遠”、“來遠”4艦巡邏海南島,留“定遠”、“鎮遠”、“超勇”、“揚威”4艦“在港操修,瑯威理與兩鎮督率妥辦”。丁汝昌率4艦離港后,余艦即易督旗為鎮旗。瑯威理見之,怒不可遏。3月6日,瑯威理致電李鴻章:“丁提督離軍時,瑯威理應升何旗?”想爭取李鴻章支持他。但李鴻章沒有直接答復,而復電林泰曾及劉步蟾等:“瑯威理昨電請示應升何旗,章程內未載,似可酌制四色長方旗,與海軍提督有別。”北洋海軍提督旗為五色,總兵旗為三色。這里制四色旗,系調和折衷之意。李鴻章的電報,表明北洋海軍只有一個提督。瑯威理看到李鴻章的復電,益覺受到輕侮,氣憤難平。5月29日,艦隊返抵威海。瑯威理赴天津,與李鴻章面談升旗事件,表示如無實權,工作將無法繼續。李鴻章以“北洋海軍官制祗一提督,二總兵,提督去,自應總兵帶”,回駁了瑯威理。本來升旗事件發生后,瑯威理曾先后致書英國有關部門領導表示辭職之意。這次見李鴻章仍堅持前說,所以當場提出辭職。李鴻章以為這是要挾,也未挽留,便接受了他的請求。從此,中英關系開始跌入低谷。英國拒絕李鴻章另聘英人為北洋海軍顧問。當時有些英籍洋員合同屆滿,中國準備續聘,也被英國政府頂回,并宣布不再接納中國海軍留學生。這對北洋艦隊的訓練和建設帶來了很大困難。瑯威理走后,北洋海軍的訓練日益松懈,后勤供應的情況也愈來愈糟。瑯威理的辭職,對北洋海軍損失很大。

瑯威理是因請放實缺未允而辭職,這是無爭的事實。如何看待他執拗地要求實缺呢?一般認為他同赫德、泰萊一樣有野心,想控制中國海軍,一旦目的達不到,自然憤而辭職。英國政府確有控制中國海軍的企圖和計劃,但到目前為止,尚無證據表明瑯威理本人也直接參與了英國政府控制中國海軍的計劃,因此不能簡單地冠以“有野心”的帽子。瑯威理在北洋海軍服務多年,對于提督的虛銜與實缺豈不清楚?對自己在北洋海軍中的地位豈不清楚?合同明文規定:提督丁汝昌是該艦隊的最高指揮官,具有指揮該艦隊任何船只及中外軍官的全權。瑯威理則為丁汝昌之下的一位高級助手,其職位為副提督銜(后改為提督銜)北洋海軍總查,其任務為負責全軍的組織、操演、教育及訓練等工作,他無發布命令之權。中國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決不允許任何外國軍官去指揮他的艦隊,這一點瑯威理心里一定明白。那他為什么還要實缺,一旦不準便要求辭職呢?這恐怕是借口,是表面的理由,他辭職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他一向對中國官員那種虛偽不實的官僚作風表示不滿,而一些中國官吏對他也不太尊重;二是他的眼疾使他時常感到煩惱,曾一度有失明之虞,為此曾向海軍部提出辭職;三是他事業心強,勤于訓練,認真不茍,但他又盛氣凌人,態度傲慢,脾氣暴躁,引起不少中國軍官的反感,特別是一些留過學的少壯派,覺得接受一個外國人的管理是恥辱;四是他自尊心強,遇事不冷靜,往往不考慮后果,為“升旗事件”,李鴻章一旦不支持他,他便憤然辭職,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處理“升旗事件”上,李鴻章的做法也不太妥。他沒有全面考慮瑯威理的表現,沒有認真分析瑯威理辭職的深層原因,沒有顧及瑯威理辭職的后果,而是一提就準。他的做法過于草率,過于簡單。李鴻章也是一個性格倔強的人,他認為瑯威理提出辭職是對他的要挾,因此,不但未加溫語慰留,反而立即接受,一怒之下允許瑯氏去職。可謂小不忍則亂大謀。

對待洋員,清政府注意權操自我,不受外人控制,這是完全必要的。但是,中國作為一個封建落后國家,在向近代化轉化的過程中,如何一面進行反控制的斗爭,一面又努力汲取西方先進技術和管理方法,這是一個重要的課題。清政府沒有解決也難能解決好這個問題。從瑯威理事件,我們應接受一個教訓,即在進行近代化建設的過程中,不僅要學習先進國家的先進技術和先進經驗,而且也要善于引進外來人才。但也不能過分地依賴于外人,更要注重培養自己的人才,要靠自己,奮發圖強。這樣,才不至于外國人一走,局面就受到影響。


聲明:本網轉載刊登此文僅以傳遞更多信息為目的,不代表本網支持或贊同文中觀點。

關于作者  (請作者來信告知我們您的相關資料,點擊這里查看我們的聯系方式。)

相關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爭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曾道免费资料大正版全精